冬想
2013年5月10日10时6分    来源:

清晨,利用等待的时间无聊的从楼道窗户向外望,看到视觉范围内的大部分树木,都已经变得光秃秃了,一片叶子都没有。从上往下看,车道上偶尔会有一辆汽车驶过,引擎声由远及近又驶远,最终跟着汽车轮廓一起消失在密麻的枝杈缝隙中。原来冬天已经来了,就在几分钟前我脑海里还在想,这样一个阴阴沉沉的天气,真是像极了冬天,可是此刻面对眼前成片的枯木,仿佛真相昭然若揭,冬天,就这样赤裸的环绕在身边,暴露在这干燥的空气中。

人总是这样,许多事情都需要反复确认才被接受,而且必须是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,忽然地就被眼前看到的无论什么打击了一下,然后心底才郑重的告诉自己,原来真的这样了,而且人们还乐此不疲的循环这个打击,直到自己真的接受了。这中间的痛苦会随着反复的次数逐渐减少,一开始会平添许多情绪,好像每次都是重创,犹如现在愈来愈低的温度,不断加深着刺骨的级别,挑战着人们的极限,但是等到熟悉了这样的冰冷,刺骨也会变成习惯,之前的那些情绪和痛苦,倏地就变成了来时道路上的一粒沙,只待记忆这阵风吹过时,才会再把它扬起,然而起伏间却再也不会迷了双眼。这一天如同冬至,奶奶说冬至就是将黑夜制住了,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变亮一点。

愣愣的这几分钟,路上的行人仿佛也多起来了,我想今天恐怕不会再见到阳光了,这样阴霾的天气,真是很适合就这样被一个又一个本属于等待的时间所填满,慵懒一个清晨却恍惚已经慵懒了一个午后。

董莉芳



Copyright 2008-2009 zyls.cn All Right Reserved


浙ICP备06022899号


您是第82175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