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忘严丹赤 一片风景独好
2011年11月28日10时27分    来源:

最喜周末出游,所幸天气预报中的台风未来,来的反倒是十月的天较难相见的艳阳天,特别的适合郊游,正巧有新昌朋友盛情邀约,一群出游发烧友便自发的组成农家乐采风小组适时的出发了,目的地——新昌大市聚镇严丹赤村。

 

“一群‘返老还童’的老小孩”

 

我原本打算在车中小睡以补充一下原本属于周末的懒觉,结果一路的风景让我睡意全无。到大市聚镇上,严丹赤村的村长和书记就前来引路,甚是热情。在车子从镇上前往严丹赤村的路上,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就开始是不同于城市的景象了。正直金秋丰收之时,田间农民伯伯们正忙碌地收割着水稻,车上一行人不停地叫着:“那个人工打稻机我小时候见过,只不过现在基本都用收割机了。”“看,那片茶园远看像梯田一样。”“那边光秃秃的没有树叶只有黄黄的果实的是什么啊?”……那位新昌朋友看着我们几个激动的样子笑言:“一群‘返老还童’的老小孩。”

 

   “咱们乡下人,不热情心里难受”

 

到了严丹赤村,已是快到午饭时间,村长带我们进了他自行经营的农家乐:丹溪竺氏农家。据那位新昌朋友说,该村的村长自己在外头是开宾馆的,生活挺富裕的。众人有些不解年近半百的他,原本完全可以坐享目前美好生活,却为何要回到这小山村中再经历一番创业式的拼搏。但是当看到这山村美景,看到质朴淳厚的村民们,似乎什么都懂了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

农家乐里头的村民见我们到了便张罗开了,拿出一堆农产品招待我们,小京生、自产的柿子、番薯干、板栗……全是农家特产。美食当前,大家忙着品尝之余,心里也惦念着屋外的美景。于是一边嘴里咀嚼着美食,一边拿着相机向着外头的美景走去。连绵的群山上,错落有致的茶园,由于还未到采茶之季,满茶园的寂静,偶有几只白鹭掠过其间,亦是另一番风味。来的路上看到的没有树叶光有累累硕果的树枝几乎满山都是,经村长介绍方知那是柿子树。村长还说,由于今年绍兴市区文明城市检查,柿子皮掉在地上很难清理,为此柿子被限量进入市区市场,使得今年柿子滞销。以前到了柿子丰收的季节前来采购的经销商便络绎不绝,而今年只来过一次,而且是以一元每斤的低价收购。村民们自己又吃不完那么多柿子,所以我们看到的满树的果实都将在树上等待腐烂,或者随风飘落滋养大地……正当我们陶醉在自然的美景中,沉浸于对这个美丽村庄遭遇落寂的思考中时,村长的手机响了,来电告知可以吃饭了。

 

才到门口就已经闻到了饭菜的香味,进门去,一桌的美味佳肴:大闸蟹、鲜虾、土鸡肉等各味荤菜全是自家养殖以及各类自家种植的绿色蔬菜,顿生唾液。其中,最有特色的一道美食要算被当地人叫做麻饼的“大饺子”。此道美食,从形状上看完全就是饺子的翻大版,里面裹的则不是肉馅而是白芝麻加上大颗粒状的白糖馅。村长说他平日里都不怎么吃饭,就爱吃这麻饼填肚子。几位男同胞迫不及待的各自拣了一个塞进嘴里,一点也不绅士的叫嚷着好吃。使得我们几个女的再也没法“端庄”地坐着静等主人全部落座,纷纷“抢过”一个美美地品味起来。一口下去,这麻饼极为香脆。旁边小姜说,平日里她家中母亲也会做类似的糕点,但是里面没有馅,为此往往吃多了因为太干而觉得口干舌燥。但这个麻饼不同,它里面裹了芝麻,再加上颗粒白糖,通过高温煎制,两者分别分泌出油汁和糖汁,使得原本感觉味干的麻饼放进嘴里咀嚼之后,会有甜而不腻、润而不干的口味。这道原本是作为点心的糕点食品,就这么被我们作为“开胃菜”瓜分的一个不剩。饭桌上,几个陪席的村民不停的替我们夹菜,给我们分大闸蟹,分玉米,以至于我们几个没进一粒米饭就已经把肚子给吃撑了。正当我们因为村民们的热情款待而有些不好意思时,一旁的叔叔说了一句让我们更为感动的话:“咱们乡下人,不热情心里难受。”

 

“山上早些年有野人出没,后来野人不知去向但野人洞还在”

 

饭席上,村民告诉我们村中有座龙潭山,山上早些年有野人出没,后来野人不知去向但野人洞还在。于是饭后小做休息,大家就迫不及待地要村长带我们去村庄上踏足游赏。顺着农家乐路线村长带我们出发了。我们一边自行观赏,一边听着村长的介绍:正在筹建的场地将分别用于垂钓、烧烤以及游泳。此外,还有一个采摘项目,将于不同季节分别开展板栗、猕猴桃以及蓝莓的采摘。可惜我们去的不是很合事宜,板栗已经基本采摘完了,而猕猴桃还小,蓝莓连生长迹象也还没有。但是对于我们这些“吃过猪肉,却没见过猪跑”的人来说,光是看看那些被摘剩了长在枝头的板栗和尚未成熟的猕猴桃,就已经甚是新鲜了。接着村长带我们去了严丹赤村中的“赤”——赤岩。严丹赤村是由三个自然村组成,分别为严家山、丹坑、赤岩。在前往赤岩的路上,有人开玩笑说:“这赤岩翻译过来不就是‘红岩’吗?”莫非它与《红岩》一书有着某种联系,于是一行人开始奇思妙想起来。村中房子的墙面统一的都是由红泥堆砌而成,不知是不是因此得了“赤岩”一名。看的出村子里已经没有多少村民,只有偶尔的几个年老之人,坐在自家院落里拨弄着佛珠念念有词,或许是在请求菩萨保佑远方的孩子可以平安。村长说这个村里的年轻人都搬到城里去了,剩下的都是些难忘故土的老人,由于从小扎根于此,本着落叶归根的思想而不愿离开。

 

我们几个平日里整天坐在办公室很少运动的人,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走游赏,已经开始有些疲惫。村长见势,便决定暂且取消原本打算前往野人洞的计划而先行返回。其实大家心里都充满了好奇心非常想去,但是考虑到那个野人洞已经很久无人问津,前往的路也已经有些荒芜,加上我们一行以女性居多,又没做任何事前准备,为了安全起见,大家相约下次做足了准备再去。

 

一句“下次一定再来”重复了数次

 

经过不到一天的驻足,我们早已深深喜爱上了这个山庄。久居城市而浮躁、浑浊的心灵被这青山绿水、纯朴民风荡涤的犹如山中小涧一般清澈。可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终归要“打道回府”。村长和一席村民站在村口送我们,大家不停地说着“下次一定再来”,村长的妈妈甚有些抱怨地说:“中午一个个都没吃饭,我们烧的饭都够我们吃一星期了,下次来可一定要吃饭!”

 

别了,严丹赤村,别了热情的村民们,我们相约等到猕猴桃成熟的时候我们一行将再次前往。

(2011年11月)



Copyright 2008-2009 zyls.cn All Right Reserved


浙ICP备06022899号


您是第82175位访客